DNA结构65週年回顾

DNA结构65週年回顾1953年4月25日,《自然》(Nature)期刊上刊登了三篇论文。第一篇是由华生(James D. Watson,1928-)与克里克(Francis Crick,1916-2004)共同撰文的《去氧核糖核酸的结构》(Molecular Structure of Nucleic Acids: A Structure for Deoxyribose Nucleic Acid),其它两篇则分别由威尔金斯(Maurice H. F. Wilkins,1916-2004)、史多克斯、威尔生以及富兰克林(Rosalind E. Franklin,1920-1958)、葛思林共同撰写。

在当时,由于还有不少人质疑DNA是否为遗传物质,因此虽然华生与克里克两人都认为他们已然破解了生命的奥秘,但这篇文章一开始并未受到广泛的注意。克里克甚至曾写,许多生化学家的反应「介于冷淡与无言的敌视之间」,而遗传学家则完全忽视这一项发现。这篇论文在出版的半年间逐渐引起大众与科学界的注意,两人也由默默无闻而声名鹊起,终于在1962年与威尔金斯同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;六十五年后的现在,大家都理解这一篇论文的重要性。

这两个人,后来虽然曾在人生与科学的路上交会数次,但还是以1951-1953这段时间的互动最为紧密。一个是早慧的天才,二十出头便已经拿到博士学位,除了孜孜矻矻地寻找一个会让自己功成名就的研究题目之外,在当时脑子剩下的部分可说是充满了把妹的念头;另一个则是「大只鸡慢啼」已找到人生伴侣的老博士生,却因为总爱在其它人讨论科学时「参一脚」以及洪钟般的笑声,让他的指导老师以及同事们头痛不已(虽然他的意见中肯的时候也不少)。

往后两人乘着盛名,分别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上前进:华生转向研究RNA的结构,同时也撰写了几本极富盛名的分子生物学教科书;克里克则继续担任一名称职的发想者,为遗传密码的发现贡献了许多心力之后,又转而研究神经科学(意识)。

在当时两人解出DNA双螺旋结构后,由于实验结果并非出自于他俩之手,后续引发了许多争议:包括关键的「五十一号照片」以及蓝德尔(John Randall,1905-1984,富兰克林当时在他手下工作)在1952年底交给医学研究委员会的年度报告,为何会流入两人手中,以致于最后造成国王学院多年来的努力竟然付诸流水,主要的成果被他人取走?虽然威尔金斯最后也在1962年一同获奖,但多年心血最后关键的成果却被他人夺去,也难怪当年他要直呼两人为「一对流氓」了![1]

由于这些随之而来的争议,使得华生曾被路上偶遇的同行称呼为「诚实的吉姆」(Honest Jim);显然华生对此耿耿于怀,以致于在他后来撰写解出DNA双螺旋结构的经过时(《双螺旋》,于1968年出版),第一稿原本的名称竟然就是它。

科学家动手写自己的事情的人原本就不多,以类似花边新闻的形式来写自己的专业领域发展的,恐怕华生大概是空前绝后吧!当然也由于以如此形式撰写的科学家自传着实不多,这本书虽因引发数位当事人抗议最后无法在哈佛大学出版,但数十年来却一直维持畅销,甚至在现代图书馆(Modern Library)的「一百本最佳非小说」(100 Best Nonfiction Books)中,「双螺旋」名列第七。但令人扼腕的是,对解出双螺旋贡献良多的富兰克林,却早已在该书出版前十年(1958)便已因卵巢癌香消玉殒,根本来不及对华生将自己在书中的多所诋毁进行辩护。

在DNA结构解出后六十五年的此刻,除了回顾这段历史以外,或许我们更该回头去看看,这些年来,科学界对于女性科学家的待遇是否已经提升?是否女性只要「够努力」,就能够取得与男性一样的地位?在2016年12月出版的「未竟之业」中,安‧玛莉‧史劳特明白的告诉我们,女性要能够与男性一样「撑起半边天」,先决条件是要有一位支持自己的配偶、而且自己也要能欣赏伴侣所付出的牺牲。也就是正如她书名上说的,这是仍待努力的「未竟之业」。

另一个我们需要努力去检视的问题是:在研究伦理上,是否科学家们更小心在意了?从最近这些年各国与台湾层出不穷的研究伦理事件看来,我们在这方面也还有长路要走。有时不免想到,或许「专业科学家」根本不该出现,科学研究或许该停留在十六到十八世纪时所谓的「绅士的运动」,是否会少些造假与恶意排挤?

最后,容我分享一点点克里克的轶事,为本文作一个较为愉快的结尾。我在1998-2001年于沙克研究所(The Salk Institute)进行博士后研究时,曾亲眼看过克里克博士本人。他当时已白髮苍苍,但仍维持一週来沙克数次进行研究;沙克研究所提供他专属的停车位,每次他来,我都会看到那挂着「AT GC」的个人车牌的白色宾士车。克里克很爱去沙克的员工餐厅吃饭,据说他还是保持聆(偷)听隔壁桌的年轻科学家们讨论科学,有时还会插嘴发表意见的习惯。有一次,一位年轻科学家有眼不识泰山,在克里克发表对他研究题目的意见时,还直接跟他槓上!克里克倒也不生气,反而是那位年轻科学家的同桌伙伴吓得不得了…哈哈!


推荐阅读:虽然《双螺旋》(时报出版)大大有名,但更值得阅读的是以下两本书:《克里克:发现遗传密码那个人》(左岸出版)与《DNA光环背后的奇女子》(天下文化),在此向大家推荐!

注解 麦特‧瑞德里。克里克-发现遗传密码那个人。左岸文化。ISBN 9789866723513。P.91

本文转载自CASE报科学

上一篇:
下一篇: